陆启
微博@来一箱酸菜鱼
今年(2018)高三毕业 大概会写点东西
感谢你们还在

[叶蓝/ABO] Temptation — NC-17


◎他只是一篇关于诱受蓝的肉

◎还点文@色情男主播听众许博远

◎OOC OOC OOC 求各位客官手下留情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 街上若有若无的充斥着各种信息素的淡味,把背包带往肩上拉了拉,随手解开衬衫的两粒扣子,扯住领口扇动了下。

      闷热的夏季让人不由得烦躁。

      褐发的青年微皱着眉站在公交车站,转头向着车开来的方向。他已经等了半个小时了,本该二十分钟前到的公车至今没见影子,他抬手看了眼时间,眉又皱起了几分。他现在浑身燥热得不行,视线逐渐变得模糊起来,明显是发情期到了,他该庆幸的是,自己已被标记,否则现在真不知会被拖到哪个犄角旮旯里去。

      又过了三分钟,青年实在等不下去了,他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去。当他终于乘上电梯,回到家的时候后背已被汗水浸湿。扔下背包,一边走向浴室一边脱下衣服,随手扔,从门口延伸到屋内。

      水从头顶倾下时,蓝河只觉得混沌的意识总算是清醒了些,他闭上眼睛迎着水流,算着叶修是时候回来了,微不可闻的一声叹息溢出嘴角。叶修最近太忙了,总是出差,没了他在身旁嘲讽有些奇怪。关上莲蓬头,拿起放在一旁的浴巾擦拭了身体后围在腰间,刚刚急着来个淋浴,没拿衣服。关了一天空调的屋子比室外更闷,蓝河感受到房间内的热气,立马把空调先开上,往抽屉里随便拿了一条短裤穿上,从衣橱里随手抽出一件t恤套上。

      刚准备拉开椅子,插上账号卡,手机便响了起来,声音有些缥缈。他这才想起来包被自己扔在了门口,急急忙忙的跑向门口,打开背包拿出手机。来电显示上是一双修长的手,他乘叶修打游戏的时候拍的,他总说这双手是叶修唯一可以被夸赞的身体部位。然而每次他这么说后,叶修会立马吻住他,手也不安分起来,alpha的气息瞬间围绕在四周。

      之后就是一场令人累得快虚脱的情事。

      接听电话,日思夜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   “小蓝?”

      低笑了声,盘腿就地而坐,“在啦。”

      电话那头像是在机场,播报声从话筒中传来,因发情期将到而燥热的心逐渐平定下来。叶修总是能让他瞬间便平静,当然,也能让他浑身炽热。

      拉杆箱落地的声音,“到家了么?”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“洗好澡了?”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   “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  “嗯。”

      两人都进入了一种安谧的沉默。

      叶修停住了脚步,阳光从玻璃窗外透进,照在身上,在凉爽的室内带来了一阵暖意。他笑着开口,“哟呵,小蓝你可算是坦诚了一回啊。乖,等哥回来奖励你。”

      “不如现在就奖励啊?”

      或许是因为发情期的原因,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,然后他就这么说出来了。脸颊染上一层绯红,后悔也不太可能了,还是想想明天怎么请假吧。

      叶修勾起一边的嘴角,心情愉悦了些,他压低了声音,说着魅惑般的话,“那……现在把衬衫撩起来,手从腰侧慢慢抚上去,再往下滑,来回摩擦。”

      蓝河羞红了脸,真照着他的话开始动了起来,常年冰凉的指尖从腰侧划过带起一阵战栗,压抑住到口的呻吟,笑着问,“然后呢,叶修大大?”

      耳朵和肩膀夹着手机,叶修拎着大包小包去推手推车,尽量往人少的地方走。他可不想被别人听见一个大公司的老板竟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些秽语,即使他平常不太在乎别人的眼光。

      “然后啊,揉捏上一边的乳头,扯它,绕着它打圈圈。要是我在,我会舔咬另一边的,直到你湿了眼眶,也湿了后穴,向我求饶,祈求我快让你射。”一脸的正义凛然,说出的话却是叫人又爱又恨。

      微眯起双眼,听着叶修在自己耳畔说出如此浪荡的言语,身体越来越有感觉。他玩弄着自己的乳头,嘴角溢出两声呻吟,他知道,叶修喜欢他这样。每次他在自己体内顶到深处时,听到这一声绵长的喘息便会更用力的,变成杂乱无章的冲撞。

      叶修习惯性的拿出烟盒拿了根烟刚想点上,就听见对面的一句带着浓浓情色气息的“不准抽。”手上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,他觉得自己简直欲哭无泪,插都插不到,哪来抽这一说?当然,他知道蓝河不是这意思,默默地把烟放起来,拿出一个口香糖开始嚼。

      “把手指放进嘴里,舔湿他们,仔仔细细的。”

      迷茫的照做,身体的燥热感又上来了,舌尖在指间穿梭,全部舔湿之后蓝河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,黑暗中,仿佛是叶修正做着这一切。

      听到听筒中传来的滋滋水声,他继续,“现在,抵着上颚摩擦,挑逗自己的舌头。我马上回来了,我会狠狠吻住你,吸吮你的舌尖,看着你闭着眼睛,眉头紧锁,来不及被我舔舐掉的唾液,从嘴角沿着下颚的弧度向下流。我的唇会紧随着它的痕迹也一同往下,你会向后扬起头,让我在你的脖颈上留下一串美丽的艳红色印记。”

      下身已硬得发痛,热得染红了耳后一片嫩肤,蓝河带着些痞味对着,“我会伸出手一把握住你的分身,带着些力道的上下抚慰。怎么样,叶修,想上我了么?”

      坐上拦到的出租车,叶修嗯了一声,轻声说,等着我回来干死你吧。他挂断了电话,打开了信息那一栏。

      有些气愤,又带着无奈的听见节奏平稳的嘟嘟声,蓝河脱力的呈大字躺下,下身的胀痛还未得到完全舒解。他想,索性就这样等叶修回来吧,机场离家蛮近的,反正不是等不了这一会儿。刚想闭上眼睛休息一下,就听见短信铃声响起,是叶修的一声,呵呵。忍不住笑了出来,当时可是花了他好大功夫才让这位神开口说的呢,噢,至于之后床上的那些利息我们就一笔带过吧。

      手还因无力微微抖着,点开新信息,扫过一眼就足以叫自己倏地红透了脸。

      “啧啧啧,叶修真是越来越没下限了。”

      一边唾弃着自家Alpha,一边却是学着他的样,飞快的打好一段色*情的短息,点下了发送。

      正无聊做着手操的叶修听见短息声,心里好笑着,怕是家里那只火爆脾气的omega又炸毛了。勾着嘴角打开,原本周围围绕着粉红小花,现在可是变成了熊熊烈火,那是由他下腹所窜上来的欲火。叶修收回手机,打算将刚刚的那句“干死他”付诸于行动。

      蓝河重新闭上眼睛养神,他知道,等叶修回来一定没时间好好休息了,还是抓紧时间做好准备吧。就在他差不多要坠入梦乡的时刻,门口的铃声响起来了,蓝河翻了个身,叶修带着钥匙呢,外面应该不是他,那就继续睡。谁知敲门声越来越响,伴着那声音,响起的还有手机铃声,他接起电话迷迷糊糊的喂了一声,就听见叶修压低了的,性感到炸的声音。别问他为什么用“性感”这词,他就是觉得,那一刻自己男人性感得无以复加。

      叶修有些无奈的说:“小蓝啊,挑起别人的欲望,又不让人干,不太道德吧?”

      蓝河慢吞吞的爬起来走向门口,感受到熟悉的,带些慵懒,却只对他霸道的信息素的味道,蓝河体内的躁动感又一次被点燃,刚刚半软下去的分身,现在又重新慢慢挺立起来。他走到门口,隔着一扇门,对着话筒说:“干之前先让我爽一下嘛,叶修大大,刚刚你挂了电话,我都还没释放呢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头抵着门,右手放在头边撑着门,在心里狠狠打了自己两巴掌。真是,小蓝被他调教得太好,现在都会跟人谈这种条件了,啧啧啧,以后的性福不保啊。轻轻深吸一口气,他试图压抑着Alpha的控制欲,小蓝不喜欢被自己Alpha的一面控制,自己也不喜欢。“呵,那蓝河大大快让小的进去帮您释放呗,隔着这一扇门也不好做什么对吧?”

      蓝河靠在走道一边,由于叶修的退让愉悦的开口,“别,隔着门就行,叶修大大又不是没这实力,对吧,嗯?”同样用一句反问回应,蓝河想,叶修这时肯定该咬牙切齿了,心里暗自发笑。“许博远。”蓝河听见这一声,简直要给叶修跪下来,他总是知道什么会让自己抗拒不能,列如,自己的本名。每次听见叶修叫这名字,他总是会收紧双臂好像要将自己嵌入他的身体一般,狠狠地抱住叶修。然后,在一阵不算短的释放中,突然软下身子,之后叶修再做什么,他也不会说什么了。蓝河他就是觉得,以许博远,这个身份,跟他肩并肩走完余生,最好不过了。

      他还是降服在叶修的攻势之下,虽然他并没有什么可以使之欲火焚身的攻势,但,他还是沦陷了,从他标记他的那一刻起,便坠入万劫不复之地。

      挂掉电话,打开门,比之前更为浓郁的Alpha气息扑面而来,本就湿了的后穴,现在更为湿润了,自动分泌出了更多的体液,身上的omega信息素也呼应着打开。叶修本来打算蓝河一打开门先给他一个深吻,然后再不紧不慢的折磨着他的。可是,当他看见蓝河臀部靠在墙上,身上的t恤衫被磨蹭到饱满的臀部上方,隐约露出一小段纤细的腰时,他觉得,自己的理智已被火箭射向遥远的星系。

      还好,自制力没丢,他像平常一样一边踩着后鞋跟,一边走进,随手带上门。然而,毫不克制的信息素和蓝河幽幽传入耳膜的一句,“你还不上我么?”,彻底打破了他的防线,他像是野兽般猛烈的吻上那柔润的唇,撕扯掉蓝河下体的唯一遮蔽物,褪下自己的裤子,攀附着青筋的分身弹出,他拉开蓝河的腿抬到自己腰间,使之夹住自己的腰,也使得自己的分身探到了正不断流出爱液的后穴,他轻轻摇晃了一下腰身,濡湿了分身前端,便一口气地挺进。

      被自己封住的口中溢出一声闷哼,叶修伸出舌舔舐着蓝河敏感的上颚,带着点力度扫过牙床,汲取着甜蜜的液体,有些果真如叶修所说,顺着蓝河的嘴角,沿着下颚的轮廓流往白皙的脖颈。叶修随着它往下,来到蓝河胸前已经挺立的两点,舌尖绕着打转,身下也开始律动起来,顺利的找到让蓝河尖叫,哭泣的那点,叶修每一下都往那里顶着。不消一会儿,蓝河便双手软软的搭在叶修肩上,紧皱着眉头,低声呜咽着释放了出来,叶修没给他放松的机会,继续戳刺着。

      那达到22度的中央空调好像丧失了所有效力,不然,那两人怎会像是刚淋浴完一般,浑身湿透呢?

      蓝河听着交合的下体碰撞发出的拍打声,羞得都快哭出来,心里想,这可算是应了那句,不作死就不会死啊。叶修见蓝河还有空分心,转了角度,大力的碾过那敏感点,捅进后穴深处,撞开生殖腔的开口。带着有些扭曲的心里满意的听见蓝河的一声痛呼,毕竟不是发情期,虽然快到了,但生殖腔还未做好打开的准备,必然会疼。

      不知过了多久,抽插了多少次,叶修终是在他体内形成了结,蓝河已无力地趴在了叶修肩头,当他感受到体内的硕大再一次硬起来,他哼哼了一声,虚脱着说,“到床上去。”叶修抬了抬蓝河,声音带着还未满足的不满,应着蓝河,“好好好,到床上干死你。”

      蓝河默默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  不过,这真好,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彼此的存在,这真好。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

愿你们喜欢。

评论
热度(146)

© 鱼小八 | Powered by LOFTER